王忠损毁了公司提供的设备

你说让我们这些农民工怎么回去面对家人?

"太没良心了;我们千里迢迢跑来这里辛苦大半年却拿不到血汗钱;现在失业了还不能带着钱回家,"来自四川省苍溪县的申请人李兴无助的向神木市办案法官刘文甫哭诉着;也是其20多名工人的领工,2017年2月,被执行人王忠将承包的砖厂全年生产砖块任务转包于申请人李兴,生产砖块的。

申请人李兴负责提供人员和技术。

李兴带领的20多名工人工资便也无法发放。

被执行人王忠拖欠李兴20余万元劳务款;

原料及耗材都由被告李忠提供;双方约定。每生产一块砖,被执行人王忠向其支付元。承包初期。承包期为10个月,双方按约定生产并支付费用;可到5月份砖厂销售状况日益恶化,被执行人王忠无法正常支付费用。8月份砖厂被迫停产;在多次催要未果后;李兴将王忠诉至神木市人民法院。经法院民事审理判决。要求被告王忠向原告李兴支付劳务费元及相关诉讼费用!迟迟不予。

半路杀出"案外人"神木法院执行二庭办案法官刘文甫接到案件后,

案件进入强制执行阶段,但被告王忠早已携款跑路。仅有设备待评估;多次实地走访调查。粉碎机,脱硫塔这三台生产设。

其名下并无财产可执行;神木市人民法院便以邮寄方式向其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和限制高消费令等法律文书,为维护申请人李兴及其名下20多名工人权益;在与王忠多次联系无果后,神木法院决定尽快对该生产设备进行司法拍卖,而正当法院要对生产设备进行评估时,用所得拍卖款进行支付。公司与被执行人王忠并非合伙关系,而是承包关系,相关负责人称,王忠损毁了公司提供的。

即赔偿公司设备,

因王忠经营不善,

真可谓"山重水复疑无路,

在承包砖厂生产时,理应按照当初签订的合同书;为公司恢复原状设备,已于2017年10月6日与公司签订了,所以现有设备并非归王忠所有,该公司并向神木市人民法院提交了与被执行人王忠签订的粉煤灰砖厂。案件再一次陷入两难境地,调查取证确定权利人以物抵债偿还血汗钱正当办案法官刘文甫一筹莫展。翻阅案卷时发现。李兴与王忠劳动合同纠纷一案判决书已于2017年9月29日作出且当日。

柳暗花明又一村"。刘文甫法官立刻约谈了该公司另一名股东李虎。李虎称上述被查封。王忠为权利人,扣押设备系被执行人王忠在承包该砖厂时购买并安装在砖厂实际生产。

其对法院的查封予以配合,

确定三套设备定价为20万元,

申请人王某主动提出以物抵债请求!

打算自行变卖或所有后再生产盈利,

无异议;王忠名下三套设备终得以正常评估。因设备生产批号丢失,神木法院便通过询价评估,在两次网络司法拍卖流拍之后;愿以被执行人王忠名下的抓坯机;脱硫塔三台生产设备抵偿所欠其劳务费元,支付工人工资。同意李兴!

对三套设备进行了强制执行,

经神木市人民法院执行局研究后决定;2018年8月;申请人李兴如愿取得了三套生产设备所有权。李兴与王忠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终。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神木市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用行动诠释"执行不言弃,在解决"执行难"的决胜之年,正义不缺席"的执行。

早日履行义务,

破网提醒被执行人;切勿心存侥幸,同时也提醒众多"案外人";一定要通过合法手段维护自身权益。切莫被"老赖"钻了空子而得不。

小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