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总体看

关于法院管辖权问题,澳大利亚明确主张法院对此案没有管辖权。澳认为联合国大会提出的问题表面上说是"非殖民化和民族自决"事项,但其真实目的和效果是要求法院对查岛的主权作出。

这不符合要求所咨询问题"应有确切之叙述"的前提条件!

因此法院没有管辖权;毛里求斯等国认为!联大系联合国有权提出咨询问题的机关,所提问题均属于表述清楚的"法律问题";法院毫无疑问具有管辖权。澳方则称,澳方的观点是在不当质疑联大的。

澳并未质疑联大的善意;

明确规定了法院有责任审查所提问题是否符合条件,但不能说联大的做法永远无可挑剔,法院不能放弃此责任而完全听从联大决定,关于司法恰当性问题。根据法院的司法实践;法院在确定有权管辖的前:

仍需审查是否存在影响司法恰当性的情形要求法院行使"自由裁量"权拒绝发表意见!本案中法院应否行使自由裁量权拒绝发表意见,是两派对立意见的。

按照国际法院在"西撒哈拉"及"隔离墙"案的判例;

已经"超越双边关系",

争论最为激烈。毛里求斯等国认为咨询问题事关联合国负责的非殖民化和民族自决问题!不是纯粹的双边事项,法院发表意见并不会规避"当事国同意原则"。还有的国家表示:国际法院在以往案件中已明确了非殖民化和民族自决在国际法中具有"对世性。

毛里求斯独立后的五十年内!

成为国际社会共同关心的问题。法院没有理由对本案拒绝发表意见,英国等国则认为,本案实质是英毛两国查岛主权的双边争端。毛方在本案中的诉求与其在两国"海洋保护区"仲裁案中的诉求完全一致!与"西撒哈拉"及"隔离墙"案情况。

而如此做实质就是在缺乏英国同意的情况下对英毛双边问题作出裁判;

联大并未处理毛里求斯非殖民化或查岛问题!法院要回答本案中的咨询问题,首要前提是要判断1965年英国与毛自治当局关于分离查岛的双边协定是否有效。从而产生规避"当事国同意原则"的。

任何国家均可不顾争端另一方反对寻求通过咨询意见方式处理双边争端!

则该原则将形同虚设。

表示联大1960年通过的第1514号决议即确立了一系列非殖民化和民族自决的制度,

法院应拒绝发表意见,这些国家还强调,如果这样一起双边争端对咨询问题具有关键影响的案件还不适用"当事国同意原则"拒绝管辖,这将有损国际法院的权威和信誉,关于民族自决何时成为习惯国际法及其具体内容;毛里求斯等国援引大量联合国决议和国际实践!民族自决在60年代已不再是一项纯粹的政治或道德义务,而是各国必须遵守的习惯国。

民族自决还包括维护非自治领土的领土完整这一"关联权利",宗主国不得随意分割非自治领土。除非非自治领土人民通过公投方式表达"自由且真实的意愿"同意分割,英国分离查岛侵犯了毛里求斯人民享有的民族自决权!毛非殖民化进程并未。

民族自决才成为习惯国际法。

宗主国在非自治领土独立前调整领土安排的实践在当时并不少见;

即使民族自决原则在60年代成为习惯国际法,

英国等国则称,当时联大第1514号决议系各国表决通过;该决议仅反映了国际社会的政治愿望;主要殖民国家通过弃权表达了保留立场,民族自决尚未成为习惯国际法,直到1970年联大协商一致通过第2625号决议即,当时也不存在规定上述"关联权利"的特定规则,也并不都是通过公投决定,英国分离查岛不违反当时的国际法,当时英国将分离查岛作为毛里求斯获得独立的条件!且宗主国和非自治领土本身存在不平等。

当时与英谈判的毛里求斯自治当局是毛里求斯人民的合法代表!

毛里求斯同意分离实质是"别无选择"!属"胁迫"下的同意。不是表达"自由且真实的意愿",所谓1965年协议完全无效,并未充分行使民族自决,谈判过程中不存在"胁迫",不应简单地谈判双方地位和实力的不同认定为构成"胁。

毛里求斯1968年独立后直至80年!其政府领导人也多次公开确认协议有效;在2015年毛英"海洋保护区"仲裁裁决也确认了1965年协议的法律效力;毛里求斯应受此裁定约束!但毛方认为,该仲裁裁关于1965年协议在国际法上具有法律效力的裁定仅适用于英国的承诺,并不涉及毛方义务,关于法院发表意见的范围问题,德国分析了联大所提法律问题的表述,不应对联合国各会员国应承担何种责任。

提出法院应仅在联大履行非殖民化职责所必需的范围内发表意见。

这些决议明确对英国和联合国其他会员国提出了要求!法院应判定英国分离查岛导致毛的殖民化进程没有完成,并明确要求英国立即结束这一非法状态!其他国家根据情况有责任协助确保法院咨询意见得到落实,总。

"查戈斯群岛咨询意见案"涉及法院在这起特殊的咨询案件中如何解释和维护"当事国同意原则",法院也可能对"非殖民化和民族自决"这一重要原则作出进一步的解释,法院还可能对习惯国际法的识别。双边协定中"胁迫"的认定等一系列重要国际法问题作出评述和解释,时际法的适用。该案是法院面临的一个极为复杂的难题。法院最终发表何种意见。我们拭目以待,关于1965年英毛查岛分离协议是否有效。

请求发表咨询意见的联大决议明确援引了联大以往相关决议作为确定相关义务的法律。

小编精选